当前位置:励志文章 > 抗击疫情征文范文

抗击疫情征文范文

2021-07-10 00:04:52 关键词: 抗击 疫情 征文

抗击疫情征文范文(小说六篇)

【篇一】

一开始,李丽就觉得这小子很不一般。

那天深夜,下完夜班,李丽走出医院大院,站在马路边等的士,拦了好几辆,可是这些车一辆都没有停下来,快到李丽跟前的时候反而加大马力路冲了过去。

李丽有些无助了,要在以前,只要她出现这里,很快就有好几辆的士出现在她面前,都是这该死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今晚本来12点交班,到临下班的时候,突然又新增了好多危重新冠病号,人手严重不够了,她们这个班只好和接班的医生一起开始紧张的接受工作,一番折腾下来又是2个多小时,交好班已经差不多凌晨3点了,没有料到今晚又出现这样的情况。

李丽是一名护士,从疫情一开始,她就主动报名参加一线护理工作。这些日子,她们都是加班加点连轴转,每天休息的时间很少,一天下来,脱下防护服,里面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汗湿了。她现在最奢望的是好好洗个热水澡,再美美的睡一觉。看来今天又要回医院休息室睡椅子了。

正当李丽失望地转身往医院方向走时,咔的一声,一辆白色的私家车停在她身边,就在车子停下那一瞬间,车窗快速落下来,随即露出一个戴口罩的男子,他大声喊:“你好,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李丽有些半信半凝地望着他说:“你谁啊,我又不认识你。”她心里有些害怕,是不是遇上抢劫的了,她立即将背包移进怀抱。

“你放心,我是网约车司机,一看你就是这个医院的医生,刚才我送一个客户看到你拦的士,我就知道你是谁了。”男子说着下车来,打开后边车门,向李丽招手,“上车吧,我不是坏人,你放心,我是武汉本地人。”

听口音,这男子年龄应该跟自己一般大,带有浓厚武汉腔的普通话,像武汉人呢,应该不像坏人,这让李丽的警惕一下子放松下来,她缓缓走向汽车,坐上后座,告诉男子住地。男子随后帮她关上车门,快步上车,随着咔的一声,他熟练的启动发动机,转动方向盘,汽车驶入主干道了。

在车上,男子热情的给李丽递上一瓶矿泉水,“赶紧喝点水吧,我看新闻,你们一天里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少喝水,这不行呢。”李丽一下子被男子的主动镇住了,这真是雪中送炭啊,刚才赶着下班,没来得及喝水,这会儿真的渴得不行。她感激的接过来,打开盖子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了,“还有吗,不好意思。”李丽也不客气,话未落音,男子又递上一瓶,笑着说,“我这有不少,喝吧。”李丽又痛快的喝完了,一下子两人的距离拉近了,开始用武汉话交流起来。原来男子住地离李丽家不远呢,这次疫情,他报名参加了网约车接送医院工作人员的服务队,这也是冒着很大风险的,万一不小心也会被病毒感染的。

一会儿功夫,就到家门口了,该付车费了,李丽从包里掏出50元钱,要是在平时从住地到医院也就不到20元,今晚为了感谢这位男子,就想多给一点。男子坚决不要,“实话告诉你吧,看到好多好心人捐款捐物支援你们,我作为一个网约车司机,没有啥,能接送你们上下班,表示一下我们的一点爱心的。钱就不要了,明天还是我来接你,你记好我的车牌号哦。”那会儿,李丽感到像是遇到了亲人一般。

一连几天,男子的车很准时停在那里,每次李丽走出医院时,老远就看到一辆白色的私家车停在她们医院前面的马路边,风雨无阻。慢慢的,李丽内心里对男子有几分好感了,一头浓厚的头发,修长的身材。她今年刚刚22岁了,还没有男朋友呢,好几次想叫他把口罩揭开,看看他长啥模样,可是话到嘴边又不好意思咽下去了,毕竟现在是特殊时期,怎么这么不负责呢。

有一天,停在马路边是一辆黑色的私家车,李丽有些纳闷了,是不是他今天有其他事情来不了呢。车上下来一位陌生男子向李丽招手:“你是李医生吧,请上车。”还没等她坐定,男子告诉李丽实情了,原来他所在那栋楼全部隔离了,那里已经确诊出好几类新冠病毒肺炎,最少也得隔离14天。

李丽的心一下次咯噔起来,像是天塌下来了,突然有一种失落感围绕着她。她心中怪不是滋味。她着急起来,真担心他会被感染。她不停的告诉司机转告他,在隔离期间要注意一些事项和防范细节。

谈话中,男子递上一瓶矿泉水:“险些忘了呢,赶紧喝水吧,这是我们兄弟特别叮嘱的,叫我们这些能上路的司机多准备几箱矿泉水,你们一天够累的。”李丽感激的接过矿泉水,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她真的不知说什么好,眼泪不听使唤地流下来。这时候,车里仿佛响起那熟悉的笑声,“我们都是武汉人。”透过车窗,李丽看到大道两边一排排高耸的居民楼灯火通明。在这个深夜的武汉,李丽一下子感觉到自己一点都不孤单。

【篇二】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许多人措手不及,囤货、宅家、坚守成为风景线,个人防护用品口罩在年底是稀缺货。

李娟家里只剩一只口罩了,没有口罩一家四口都得老老实实呆在家里。

大年三十、年初一、初二连着三天李娟都要丈夫出去买口罩。男人出门了,回来说,去了镇上所有的药店和商场都没买到口罩,没事你娘仨就别出门了,我是男子汉抵抗力强,必需品由我去买。

听到丈夫这么说,李娟还挺感动的,虽然平时看不出男人对她有多好,但在关键时刻还是有担当的。现在家里只有一个口罩,不到万不得已不轻易用。李娟在大家面前宣布。

于是这只口罩就像珍宝一样被李娟细细抚平,放在她的首饰盒里。每天都要看上几回,口罩成了镇家之宝,口罩在健康就在。

大年初三吃过午饭,男人说去看看父母,今年也没在一起过除夕,总是不放心。李娟说,去你爸妈家,要经过两条马路,那里人杂,你还是把家里的口罩戴上。

不,不用了,我强壮得很,百毒不侵的。说完男人提了两袋年货下楼了。

这时李娟突然想起,年前给家公家婆兑换的新钞还没有带过去,她马上拿起新钞,穿上鞋子准备追出去,突然她又折回来,想把唯一的口罩给公婆带上,老人家比他们更需要口罩。她奔回房间打开首饰盒,却发现口罩不翼而飞了。

大宝、小宝,你们谁动了口罩?

你们都没拿?谁拿了?难道是爸爸拿了?

李娟想起临出门时老公那闪烁的眼神,肯定是他拿走了。算了,他拿去孝顺父母是应该的。他也真是,拿了也不说一声。李娟包了条围巾马上跑下楼。

跑到楼下,李娟远远地看着老公拎着一袋水果从小区斜对面的超市出来,正想把他叫住,突然李娟发现男人朝与公婆家相反的方向去了。

李娟很纳闷,他不是说去看望公婆吗?怎么去了另外的地方,难道他还要去办其他事?

去办事,两夫妻也没必要隐瞒呀,况且他还把家里那个口罩偷拿了出来,肯定是送给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

送谁呢?李娟在脑海里把与老公有联系的人细细理了一遍,还是想不到是谁?难道他外面有人,也家外有家?关了几天,就憋不住了?怪不得,晚上很久看不出他的热情了,原来有人当替补了。疫情暴发的特殊时期他白天有几个小时玩失踪的,肯定假不了。结婚以来我为这个家操心操肺的,他竟背着我去爱别人,太过份了一个口罩,让李娟看透了男人的内心,如果遇到什么危险,他绝对不会管自己。等过了这段,就去和他离婚,这男人绝不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李娟越想越生气,决定偷偷跟上去,要捉奸在床再闹得天下皆知,然后离婚。结婚十几年,男人无论做啥事都藏心眼,从来没有真心对待自己,不是没想过离婚,但父母都劝说“他就是那样的性格,人不坏,对孩子又贴心,对家庭负责又不家暴,人到中年不要天真地去想要他死心塌地爱你”。她也怕两个孩子受伤害,就一直凑合着过。想不到,他竟晚节不保了。

穿街过巷,她看到男人在一排小平房前停下来,在其中一间敲了好久门,门才打开,他进去了,并带上了门。

臭男人!没本事,还学别人包二奶,那女人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住小平房也跟了这样的男人。

李娟越想越气,恨不得拿刀冲进去,和那对狗男女拼个你死我活。

嘭!嘭!门拍得山响,好久终于缓缓打开了,李娟不理一脸尴尬的男人,直往里面冲。

小娟,你也来了?

原来屋里住着张婶,这个张婶李娟认得,是男人老家的邻居,听男人说,当年他考上大学,家里穷得揭不开锅,没钱送他去读书,是张婶卖了家里准备下崽的老母猪,借钱给男人去上大学。张婶命苦,丈夫去世早,唯一的女儿又远嫁。

年前张婶哮喘病发作,男人把她接来城里治病,特殊时期村里都封路了,担心李娟有意见就在外租了房子给张婶暂住,想等着疫情过了,就送张婶回村里。

听着男人语无论次地解释,李娟的心潮了,眼睛湿了,她默默拿起男人放在床边的口罩,给张婶戴上。

接张婶到咱们家住,还不快收拾东西。

男人像个孩子般欢快。

【篇三】

何洁的偶象不是明星,而是她的师傅。她觉得师傅很厉害,一个男护士,长得又不是很帅哥,可不知为什么,再难搞的患者,都很喜欢他信赖他,一个个都很听他的话。

其实何洁对白衣天使这几个字没什么特殊感觉,当年考卫校,后来当护士,都不是冲“白衣天使”去的,她只是想有一份体面、稳定的工作。在医院工作,在她看来除了稳定,也体面。

工作都小半年了,也没觉得有多辛苦。只是想不到,这年底,武汉爆发了新冠肺炎疫情,搞得整个中国都很紧张。全国各地都在组织医疗队千里奔赴支援武汉。师傅的名字,上了医院第一批支援人员的名单。

关于疫情的新闻满天飞,搞得何洁有点焦虑也有点害怕。病毒不是病患,它可不一定听师傅的话。自从得知师傅要上前线,她的心就悬了起来。

医疗队抵达武汉后,在医院门口高举红旗照了张“全家福”。鲜艳的红旗下,队员们举着拳头齐声高喊“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留下了开战前珍贵的一瞬间。何洁每次凝视照片上鲜艳的红旗都会有点小激动。那感觉,就像在天安门看升国旗。

没想到的是,一个月都不到,医院就开始组织第二批支援队伍,

办公室的通知都发下来了,鼓励大家积极报名。不报名也没谁怪你。可党支部的通知就一样了,简单点说就六个字:共产党员出列!

本来何洁不想报名,各路消息都说疫情很凶,很多医护人员都感染了,搞得她真的很害怕。可是,偏偏她是入党积极分子。如果自己沉默是金,人家会怎么看?可这连大院士都搞不定的病毒,谁不怕啊!寒窗苦读十几年,刚有了一份体面稳定的工作,刚交了入党申请书,马上就要面临生死考验。这考验也太猛了吧?

何洁为这个事儿,接连两天晚上都没睡好。最麻烦的是,和她同一批的积极分子全都报名了,搞得她心里纠结得要死。

如果报名,那就得去武汉,就得去一线面对新冠病毒;如果保持沉默,那这个积极分子的积极,又用什么来体现呢?

何洁的神思恍惚被父母注意到了,都以为她工作太累,压力太大。多次问她才知道原因。母亲吓坏了,坚决反对她报名。父亲沉默了一会,给她一个折中的建议:“主动报名就算了。如果是医院派你去,那你就算是硬着头皮也要去。”父亲说,这是职业道德问题,不能临阵退缩。

母亲仍然坚决反对,她说最多这工作咱不干了,这时候保命要紧。

何洁纠结、矛盾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报名。她把师傅出征的照片设为手机屏幕,给自己鼓劲——像师傅一样勇敢面对现实。

第二批医疗队很快整装出发。何洁都想好了,到时,把医疗队在战场上高举红旗照的“全家福”发回家,让父母也为她的勇敢骄傲一下。

飞机降落武汉前,乘务长开始广播提示,她只说了一句“亲爱的各位白衣天使”就哽咽在那里说不下去了,隔了好一阵才说:“等你们平安归来,我们去接你们回家。”

何洁听到乘务长哭了,听得真真的。她突然又感到了害怕。

包车在空荡荡的马路上飞驰,何洁以为这次也会像师傅他们那样,到医院门口高举红旗照个“全家福”。谁知道包车直接开到宿舍楼下,大家放下行李立即投入工作。

几天下来,从来没这么紧张过的何洁,眼睁睁看着患者在生死线上挣扎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感觉都快要崩溃了。

更糟的是,才过两周,疲惫不堪的她病倒了,干咳、发烧、浑身乏力检查结果是,她被感染了。听到结果的那一刻,她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如遭雷击,什么叫天旋地转。

在被隔离的日子,对未知的恐惧,懊恼和一闪即逝的后悔,无助和无奈所有的,都体验过了。

“我会死吗?”何洁问。

虽然同事们都向她保证不会。虽然她自己也努力地笑着,竖着大拇指,和同事们一起互相鼓励。可她心里真的没底。

病情不见好转,而且越来越重。何洁觉得自己活不成了。她经常一个人呆呆地看手机屏上师傅的“全家福”。唉,连张“全家福”都没照就病倒了她真的好想在师傅照相的地方,在鲜艳的红旗下,跟同事们一起,照一张“全家福”。可是,现在,这个愿望无法实现了。

何洁的心思被师傅看出来了。师傅找到医疗队队长,他想帮何洁实现这个愿望。原本以为队长会满口答应,没想到话音刚落就被否定了。队长说现在不少名人公知对一线战士在红旗下照相很反感,说他们旅游做秀,骂得很凶传播很广,负面影响很强大。为了不再被骂,医院领导要求大家不得照相,更不要发朋友圈。

“这他妈都是啥名人,老子在前线拼死拼活,这些狗东西躲在屋里打球胡说!”以脾气好著称的师傅,为这个事和队长吵了一架。

当何洁从昏睡中醒来,感觉师傅举着手机冲她晃。她努力睁开眼,她看到了一张“全家福”。那是第一批医疗队成员的合影,照片上师傅的头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她,那么青春,那么漂亮,那么纯净。看着照片上的自己,她高兴得笑了。

她知道,照片是师傅PS合成的。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打在病床一角,亮晶晶的,暖暖的。

【篇四】

这个冬天,雪花格外洁白,月光格外洁白,

村口的石头也格外洁白。


雪花和雪花融合在一起,月光和月光融合在一起,洁白的帽子和洁白的防护服融合在一起,众人的目光里,尽是洁白的风景。

这个冬天,天使们乘着雪花去武汉。


他们手拉着手,打开一条神圣之路,打开一条铿锵之路,打开一条凛然无畏之路。

他们肩并着肩,为大地,铸起共克时艰的丰碑,为天空,擎起坚不可摧的盾牌。

他们心连着心,在他们的心里,每一条生命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每一道渴望的目光都是自己的父老乡亲。

他们微笑着,用刚毅,用顽强,用高高举起的左手,向家乡宣誓,像祖国宣誓,像世界宣誓,武汉必赢!中国必赢!

这个春天,云朵格外洁白,星光格外洁白,武大的樱花格外洁白。

这个春天,木兰山峰格外洁白,云雾山巅格外洁白,滠水河的河水格外洁白。

可是,他们白不过白衣天使的战服,白不过终南山老人的苍苍白发,白不过人们胸前悼念李文亮医生的一朵白花。

再没有人可以阻止一只云雀的歌声,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一个吹哨人的歌声。

中南海的红旗正在迎风飘扬。

武大的樱花正在迎风飘扬。

待你平安归来的风帆正在迎风飘扬。

这个春天,十四亿人民正以排山倒海之势,勇往直前,高高举起科学之剑,举起正义之剑,把冲锋的号角,吹遍大江南北,黄河两岸。

【篇五】

天气好像得了抑郁症,阴冷阴冷的。厚厚的云层挥之不去却不雪不雨。

封村好几天了。人都被关进了笼子。竹官唯一的去处就是书斋。

书斋是独立的老式的民居。没有窗户。这样设计主要是考虑密闭性和保暖。他喜欢幽静。乡下人好奇心强,你要是开个大窗户难免会有人探头探脑,影响读书、创作的心情。

竹官首先打开了电脑。几个老文友已经等在线上了:

“作协发了文件,看到了吗?”卫君问。

“你是说抗疫征文吧?头疼。我们现在完全没有自由了,得让人牵着鼻子走,写命题作文。”

“呵呵。”尚君发了一个表情,“硬要表扬,逼人表扬。你说世界上有这样的事吗?”

竹官回了一个大笑:“我看该说是后宫争宠更贴切。”

“ ”,大家都发了笑脸。

“那你可以不争啊。没听说过一句名言吗,自由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卫君说。

“中岛敦的《山月记》读过吧。我可没有李徵的脾气,干脆变成殊类。我得考虑一家老小亲戚朋友。我现在是动辄得咎。不管干什么都有人黑。再不写人家不说我有意对抗吗?”

“是啊,一首《好了歌》唱透了人生。人哪,很难摆脱束缚。既然免不了俗你就写呗。写诗作文对你来说还算事吗?”

“话也不能那么讲。小说就很难。一写我就想骂人。”

“那就写诗歌呗。你不是擅长七律吗?”

“七律规矩太多,本来就是带着镣铐跳舞,我不想再加一副镣铐。七言得了,律就免了。算是顺口溜吧。”竹官一向谦虚低调。

“好好好。那就来首七言古风,权当游戏,让我们也开开眼界。”

“我在电脑上打不出来。我得拿笔。握到笔杆才会有灵感。”竹官先生摊好宣纸,饱蘸墨汁,一挥而就:

庚子从来多事变,鼠年开局疫瘟惊。虽无刀剑枪炮影,却有死生离别情。众志成城驱病鬼,同心同德筑卫城。何时待到乌云散,欣然举杯泪纵横。

“好!好!真是大手笔。字字珠玑,让人泪目。书法更是日臻老辣。独具风格。”

【篇六】

17年前,非典岁月,消毒液的味道在空气中飘荡。

那年,萧雯只有18岁,刚刚从卫校毕业,来到S市的人民医院实习护士。雯是一个内向的女孩,平时见到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会毕恭毕敬地喊“哥”、“姐”。渐渐的,大家都喜欢上了这个话不多却很勤快的小姑娘。

林勇是萧雯所在科室的医生,平时见谁都嘻嘻哈哈,连院长都敢开玩笑。对这个大活宝,科室的老大姐一个劲儿摇头。“哎,都二十好几的人了,一天没个正行,以后哪个姑娘能看上他!”说到这儿,大姐会不由自主的向萧雯看,四目相对时,萧雯羞涩地低下美丽的大眼睛,脸上泛起了一朵红云。

林勇暗恋萧雯很久了,自从萧雯来医院报到那天开始,他就注意到了这个一脸怯生生的女孩。平时,林勇总是找机会接近萧雯,有事没事和她聊天,把医院的名人故事和八卦新闻说了个底朝天。遇到萧雯加班,林勇就为她打饭,碰到食堂关门了,还亲自掏腰包买回来。时间长了,萧雯能够感受到林勇对自己的好感。可是,萧雯一直拿林勇当大哥哥看,对他并没有那种感觉。就算科室同事都知道,林勇想追求萧雯,萧雯也不为所动。

夜深人静时分,萧雯的内心深处也勾勒过未来白马王子的模样,他一定是高高大大,英俊帅气,能够呵护自己,照顾自己,爱惜自己,他在哪里呢?那一夜,萧雯竟然失眠了。

第二天,萧雯刚到办公室,就听老大姐用大嗓门说:“听说咱们科室要来一个医学院的大学生,大家可得好好照顾着点。”话音未落,一个高大的身影就闪了进来。白皙的皮肤,俊朗的五官,一双明亮的眼睛充满着笑意。萧雯停下手里的工作,看到进来的年轻人,心里一颤。“高大,英俊,帅气,充满亲和力”“各位老师好,我叫张伟,刚从医学院毕业,很高兴能够来医院实习,希望老师们以后多多关照。”张伟的声音中气十足,充满磁性。从那天开始,科室里有了两个实习生。

张伟和萧雯被安排一个组值班,张伟的实习老师正是林勇。说是老师,两人年龄也差不了几岁。平时,张伟从不喊林老师,而是直接称呼林哥。萧雯发现,张伟也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林勇吩咐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就算准备下班时突然来了病人,张伟也会跟着林勇一起加班忙碌,没有一句怨言。萧雯对张伟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人很深沉,从不显露自己的情绪,有些高冷。开始,萧雯对他有点敬而远之。有一次,萧雯给病人输液时,那人的血管非常难找,扎了几次都没扎到,病人的家属差点把萧雯说哭。幸亏张伟替她解围,和萧雯一起给病人输上液。对张伟,萧雯有了一分好感。

下班后,萧雯玩着手机里的贪吃蛇游戏。“滴滴”,清脆的短信音响起。打开一看,是林勇发来的。“举国上下防非典,超市抢购方便面,生病不敢上医院,体温一日测三遍,总怕口罩戴不严,出门像是去作案,照着偏方来配餐,整天消毒不嫌烦,发个短信报平安。”萧雯看完会心一笑,自言自语说道:“这大哥真有闲心,忙得都四脚朝天了,还有心情发这个。”出于礼貌,萧雯也转发给了他一条。““非典”时期的喜怒哀乐:喜的是借口不上班的;怒的是银行干保安的;哀的是发烧送医院的;乐的是超市卖鸡蛋的。”刚发完不久,短信音再次响起。打开一看,还是林勇发的。“没和你开玩笑,你是护士,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萧雯觉得这都是标准的废话,S市又没有非典病例,她没有回复而是继续玩起了贪吃蛇。

从那天开始,几乎每天下班后,萧雯都会收到林勇的短信。她越来越觉得奇怪,林勇到底在搞什么鬼?明明知道和他不可能,还用短信轰炸自己?开始,萧雯还回复谢谢俩字。到后来,林勇的关心短信干脆不回复了。就这样,过了两个月,非典开始肆虐,S市也陆续出现了非典病例,萧雯的医院被确定为收治非典病人定点医院。恐慌,笼罩着医院的每个人。

怕什么来什么,萧雯和张伟在给一个发热病人治疗时,那人被确诊为非典疑似病例。按照当时的规定,萧雯和张伟都要被隔离15天。萧雯被隔离在医院西面的小楼,张伟被隔离在医院东面的小楼。别看萧雯年龄不大,却一点也不害怕染上非典。被隔离后,一日三餐都有人送,经常送到门口就走,陪伴她的只有那部蓝屏的诺基亚手机。每天晚上,萧雯还是会收到林勇的短信。“阳光总在风雨后,请你相信有彩虹。非典终将过去,你我自由呼吸。”萧雯尝试着林勇聊了起来,从说话的语气,她越来越觉得不像是林勇。

隔离结束了,萧雯和张伟都没有出现发热症状,他们重新回到了科室实习。俩人见面后,好像久别的老朋友,聊起了被隔离的感受。萧雯说:“林哥,谢谢你陪我聊了15天短信,手机没欠费吧?呵呵。”林勇说:“我正准备找你报销呢。”说完,三人哈哈大笑起来。

六月,非典远去,阳光也变得灿烂起来。一天,萧雯接到了林勇的短信。“庆祝战胜非典,明天中午华阳饭店,请你吃饭,有惊喜。”“这家伙想搞什么名堂?别向我表白得了。”想到这里,萧雯脸红了。第二天中午,萧雯准时赴约,开门一看,没有林勇,而是张伟!“怎么回事?!林哥给我发短信要请吃饭,怎么你来了?”萧雯惊讶地说道。“因为因为给你发短信的人就是我”

萧雯愣住了,“那就是说这些天和我短信聊天的人也是你了?”张伟脸红耳赤,点了点头。“雯雯,其实我挺喜欢你的,但是我不敢直接给你发短信,所以每天借林哥的手机给你发。怕打扰你工作,都是你下班后才发短信。为了用林哥的手机,我每天都陪他加班。被隔离那些天,我求了他半天,才把手机给我用。他和别人说,自己手机丢了”听着张伟的讲述,萧雯的眼睛湿润了。突然,张伟变魔术似的从桌下拿出一大束玫瑰花。“雯雯,做我女朋友吧,我会带给你幸福的”萧雯接过玫瑰花,和张伟拥抱在一起。

“成功了!”包间门被打开了,林勇带着科室同事欢呼着。萧雯又惊又喜,她万万没想到,张伟这么老实木讷的人竟然能够想出这么浪漫的求爱仪式。林勇掐着张伟的脖子说:“好小子,你不仅抢走了老师的梦中情人,还差点把老师的话费用爆了,你说怎么补偿老师吧?”同事们一阵哄笑。张伟不动声色,又从桌下拿出一个盒子。“林哥,这是我用实习工资给你买的新手机,你那部破手机就送给我了!”林勇拿出新手机,手舞足蹈起来。“哈哈,我徒弟真够哥们意思,知道他哥最想要啥!”大家笑得更欢了。

四年后,萧雯和张伟举办了婚礼。林勇当他们的证婚人,手中拿着的还是当年他那部手机。开机后,手机依然可以使用。“滴滴”,清脆的短信音再次响起。

现场大屏幕上出现了一行短信:“今天,你要嫁给我啦!”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22易贤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