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励志文章 > 众志成城抗击疫情征文六篇

众志成城抗击疫情征文六篇

2021-07-10 00:05:02 关键词: 众志成城 抗击 疫情

【篇一】

是时候了吧?油菜花已先于春天抵达人间。

在山坡,在田野,在屋前瓦后,一畦畦油菜花似乎早就打好了商量,一夜之间亮出鲜明的底色。想必是哪个贪玩的孩子落下的一方颜料?经过泥土的滋养,风雨的渲染,在这个万物蛰伏的早春,她们率先获得了蓬勃鲜活的生命力。

阳光有时暖,人间还过于寂静。

这些日子,习惯闭门蜗居,习惯上班独行穿过空旷的田野,习惯出门遇见熟人只点头致意,说话要保持两米的距离,习惯接过来递出去的包括双手都喷洒一遍。当酒精替代护手霜,口罩换下化妆品,有时竟一整天也不需要开口说话。偶尔也会不自觉地清清嗓音,却发现喉咙已不听使唤。即便日子过得如此小心翼翼却仍觉如履薄冰,看见聚集的事物心里难免恐慌,看见若无其事的谈笑风生,心里越发羞愧。

穿过河流的寂静,穿过田野的空旷,忍不住一遍遍听朱自清的《春》,一个声音自手机发出,热烈的期盼和美好的憧憬贴切地诠释了所有人的心声: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眼前,小草已然大胆地从地里钻出来了,有的甚至已经连绵成一片地毯似的绿茵,但我不敢去打滚,尽管我如此想,如此迫切。

好在,有这么一群勇敢的使者,尚带几分稚嫩的气息,却率先透露了春的消息。杉树坪往流泽方向,斜坡往下,一边是春水初生,一边是油菜满园。前几天,这里还只看到小小的一片,秧苗一般,分不清是杂草还是别的什么,只经暖风一吹,一夜就蹿得老高。起初是稀疏零星的几朵,空了几天小小的花们已然竞相绽放,好不热闹。那么多明亮的花,一朵挨着一朵,一垄连着一垄,在灰蒙蒙的天空之下,在苍茫茫的旷野之上,汇聚成一片金色的海洋。远远望去,多像谁攒劲把阳光涂了一遍又一遍。

此前,这片田野实在太过空旷而且太过寂寥,虽然已经长出了嫩绿的草,但树木还十分萧条。远处的房舍、山峦甚者更加高远的天空都还是蒙了灰尘一般,不朗润更遑论生气。虽说春水已经漫过了田垄,但还没有听见开春的犁耙的声响,偶尔几只觅食的鸭子,在田间地头来来回回穿梭,嘎嘎几声已经算是这里最热闹的景象了。

油菜花本是再寻常不过的植物了,在乡间的马路穿过,每拐一个弯都有那么一群闪耀行人的眼。换作过去,这也只是一抹寻常的毫不起眼的乡村图景。现在呢,这一片片、一畦畦,或者零星点缀在房舍前后的三五株,摇摇的在风中摆动,不时散发出迷人的馨香,怎能不让人沉醉。

在乡村公路走,没有高楼大厦遮挡视线,抬头就能看见成片成片的油菜花沿着铁路的轨迹一路延伸,俨然一条金色的玉带披在无垠的田野上。这群来自温润泥土里的精灵,干净清爽,翡翠般的苗条身段点缀金色的配饰,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泥土独有的淳厚绵长的清香。她们的集结出现在此刻显得多么和谐与必要。团团聚拢的花簇拥有摇人心旌的魔力,似乎霍地一下就撑开了天与地之间的灰色屏障,冲破了人与尘世的短暂阻隔。单一却不单调的色彩,瞬间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力量,暖意丛生。让连日来焦灼而羞愧的内心,在此时获得些许慰藉。

正月以来,不敢扎堆,不敢亲近每一个亲近或者陌生的人。在某个傍晚,当我骑车俯身冲下去的时候,那明晃晃的菜花便撞进了我的瞳仁,不,是我的怀抱。这一片从地里长出来的阳光给了我一个结实温暖的拥抱,教我没来由地放下防备,也叫口罩暂时忘记它的使命。但我仍旧不敢停留,只敢在每日往返城乡的途中经由这里,在瞬间的视线交错里获得短暂宁静的时光和心灵上的自由。相比更多人而言,这本身就已经足够奢侈。

不得不说我已经开始迷恋这里的每一朵花,迷恋每一次俯身而下的加速,仿佛越快,这种充满质感的颜色冲击带来的治愈效果就越明显,内心也愈加坚定——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看着她们在风中欢聚的样子,我忽然很想念我的朋友们,想念彼此嬉闹的日子,想念一起读诗的时光,甚至想念每一个互生嫌隙的时候。再过些日子,我们本该可以三三两两地约着去踏青,三月去魏家桥看桃花的娇羞,四月去斫曹看芍药的热烈——但我们好像已经分别得太久了。

但我实在是足够幸福了,我们也实在是足够幸福了——用不同的方式去战斗,又用相同的方式向彼此靠拢。就像这些菜花,不管春天来与不来,始终都这么努力地生长、开花直至结果。哦,也许是我忘了,她们本身就是春天。

收割、翻晒、榨油,棕黄色的油花汩汩而出浓浓的生活气息正扑面而来。

【篇二】

(一)

今年的春节,有些特别。武汉封城,上海迪士尼关闭,北京所有的庙会取消,贺岁电影全部下架,全国31个省区市均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

正月初一的宁乡市文联,九点不到,敏锐的文艺家们便自觉转换到了上班模式。元月26日,全市报告首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治指挥部,以最快的速度,一连下达七道最严调度令。文艺战“疫”,共度时艰。

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流淌的沩江,不再静谧。市公安局,迅速成立一线临时党支部;沙田镇,率先组建党员先锋车队。红色集结号,第一时间在楚沩大地强劲吹响。市委书记、市长,自觉坐镇前移的指挥部;市委宣传部长,正月初一便来到融媒体中心督导。大街小巷,普通农舍,是隔空的嘘寒问暖,是真心的叮咛与祝福。

疯狂的毒魔,无疑给奔跑的宁乡踩了一脚急刹车。我们停下疾驰的脚步,开始用文化拷问我们的灵魂。

(二)

隔离,隔不断一衣带水的关心与祝福;封城,封不住血浓于水的深情与牵挂。在坝塘镇,党委书记一封温情的“家书”,为住在宁乡的武汉兄弟姐妹送去了及时的温暖;在县城八一山招待所,被留在宁乡的湖北客人,就像住进了自己的家。沩水,洞庭,长江。这些诗的意象,这些爱的托词,激发了广大文艺工作者空前的创作热情,他们纷纷在网上接力,用文艺作品为武汉加油!

年饭取消了,婚期推迟了。亲情,定格了那些执手相看的泪眼;镜头,记下了那些期盼凯旋的叮咛。党旗是火把,党徽是火苗。在抗疫一线,更多的勇士,亮出了自己共产党员的身份。这个春节,在全球关注的风口浪尖,让我们记住了天空与大地的狂野,也让我们记住了战地高高飘扬的党旗。

此刻,我不写病毒,不写口罩,不写隔离,不写防护服,不写护目镜,不写请战书。如果我的笔可以雕刻时光,我要携手世界卫生组织,把钟南山院士的名字镶嵌在历史的天空。广州,武汉,北京。从2003年抗击非典到这次全民战“疫”,我们应该让神圣作主,推举我们心中当之无愧的最美奋斗者!

(三)

风,一阵刮过一阵;云,一朵飘过一朵。这个正月的情绪,就这样多愁善感而又不可捉摸。宅居的老百姓,在客厅里踱步,像生活在一个比喻句里。副词,游走在卧室、厨房、阳台;名词,憧憬着未来,让那些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能够有所依附。毒魔无形,冷风瑟瑟。闪烁的幽蓝,输出的总是真真切切的病例。我们,只能讶然于满目的寂静与山河的无言。

也许,这是中国历史上,人们集体享受的最忧伤的一个春节,最冷静的一个假期。在不得不采取的疫时管理中,我不知道,有多少颗心在彷徨,在哭泣。是灾难,激活了我们也许早已淡忘了的潜能与勇气。医者在聚集,物资在聚集,智慧在聚集。向着武汉,向着湖北,向着人心。

复工复产,正在有序进行,办公场所依然在不停地消杀。我坐在冰冷的电脑前,一次次幻想着春天的模样,火红的玫瑰如同时光带走泪水,像久别的恋人,一起捧着春风吹落的雨滴。打开红网的专栏评论,都是数以百万计的浏览量,它在无声地告诉我们,再长的夜,也会看到黎明的曙光!

【篇三】

(一)

坐在电视机旁,守着看武汉的抗疫专题新闻,透过主持人坚定的眼神,我分明已经听见远方的呼唤,春天来了!暖暖的空气,阵阵的花香,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明媚起来,跳荡的文字告别昨天,也多了一些阳光的味道。

张开双臂,拥抱这个春天,我以武汉的心跳确认。徜徉在扑面的春风里,让我们把昨日的寒冷与阴霾忘记。寒冷点燃什么,什么就是篝火,花枝盛开什么,什么就是春天。拉开春的帷幕,让桃红进来,让绿柳进来,让欢快的山溪进来,让广袤的原野进来。燕语,打开三月的断章,我用春的色彩装点自己,让长江的节拍和着滚滚雷声,让所有的幸福都在这里与春天握手。

都说,满园春色关不住。此刻,雨水潮湿大地的眼睛。板结的泥土,重复着原始的躁动。亮铮铮的犁铧准备就绪,催生的谷粒,与花香、鸟语一同启程,赶赴春的盛宴。鼓胀的花蕾,试穿着春天的新装,在我的身旁摇曳,向我点头微笑。小鸟抖动羽毛,停靠在向阳的枝头,展开歌喉纵情歌唱,在密林深处,呼唤春天。

(二)

这个春天有些特别,病毒隔离了所有的事物。在城市,关门闭户的坚守叫停了如织的车流;在乡村,有事不相往来的无奈,把农耕文明的背景拆分得支离破碎。在网上,应运而生的诗歌,用平仄和韵律守护着千家万户的平安,在武汉,一行行经典的金句,构筑起这座城市不屈的脊梁。

火神山,雷神山,以诗歌塑造中国速度,让武汉留下不朽的神话。我匿身在江南的角落,以文艺战“疫”的名义,为武汉加油,为中国加油。坐在时间深处,诗的温情,道的明亮常常与我们擦肩而过,欲语还休的情话,脱下它的温柔属性,衍化成家书,一次又一次为千里之外的逆行者壮行。

阳光,是新绿最早的同谋;雨水,是嫩芽贴心的保姆。万物苏醒,潜伏了一个冬天的情愫,打着早春的节拍,怦然心动。樱花开过,我们让春风摘下黄鹤楼的口罩,让天南地北的莘莘学子如约聚在江边,抒发对一座城市的思念。让血缘千里的怀念,让平平仄仄的诗歌,在这里展开大胆的想象。我知道,这一刻,就要来了。

(三)

春天来了,朵朵盛开的阳光,与武汉相约。行色匆匆,没有人在意一座名楼的深情呼唤,没有人在意一条江的流淌终将生发仲春的渴望。但我相信,总有一份依恋被春风吹拂,总有一份真情被岁月捡起,天荒地老。

春天来了,垂柳的音符被吹成江城情的短笛,呢喃的鸟语被奏成洞庭爱的和鸣。春雨绵绵,大地生发一枝枝新芽;春雷滚滚,闪电划开一道道弧线。雷与火交织的天地间波光粼粼,我已经分不清哪是雨水,哪是泪水。一只鹰爪,在滴血的天空独舞。苦难的灵魂,依旧在无奈中为众生祈祷。

春天来了,情的原野,洒满感恩的种子。爱的荒原,写满激情的诗篇。迈开深深浅浅的脚步,走进三月的春风,浓浓的乡愁依旧,暖暖的温情依旧,我能读懂你眸子里的忧伤,却读不懂你忧伤里的情深几许。

春天来了,所有的动词开始奔跑。我要用紧紧地拥抱,记住这个生命的春天!

【篇四】

“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据说这是夏朝时代的百姓对欺压他们的暴君夏桀痛恨至极的诅咒,意思是说,“夏桀,你这个可恨的太阳(夏桀自诩)呀,几时灭亡?我情愿与你同归于尽!”如果用这个来形容我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憎恨,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当然,如今海晏河清,有着优越的社会制度,有着强大的国家机器,有着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高度重视,有着各级党和政府的强力领导,有着广大医务工作者的倾情奉献,有着全民的广泛参与,有着各个友好国家的物质与道义上的支持,无论情况多么复杂,过程多么艰难,战胜疫情对是毫无疑问的。对于一般人来说,“予及汝偕亡”不仅大可不必,还可以静心等待胜利的消息。不过前提还是有的,就是要严格落实各级各类指挥部门的要求,如无特殊需要,尽量不出门,坚决斩断传染源。这既是对每一位居民的基本要求,也是每一位居民应该履行的基本义务,因为在目前的情况下隔离是最好的防控。当然我也与其他绝大部分普通人一样,“抗疫”就是从宅家开始的。

尽管腊月二十九日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就发布命令,“自2020年1月23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这也就民间俗称的封城,实乃千年未见的重大举措,可以想见疫情防控的严峻形势了。但被几千年的“大团圆”传统浸润太久的人们,对此并没有引起最高规格的重视,除夕夜仍然是万家灯火,济济一堂,觥筹交错,笑语喧哗,“悦亲戚之情话,看春晚以交流”,真正是“乐亦在其中矣”。

我自然也不能免俗,很早就应约到小妹家,一大家人陪80多岁的老父亲吃团年饭。把酒话亲情之际,自然酒酣耳热,就新年的安排提出了许多的“迩思遐想”。晚上一如往年,边看春晚,边发些祝愿信息,或者回复那如潮水般涌来的各类祝福,认认真真地践行自古以来的“守岁”风俗。试想宦海沉浮如苏轼者,也还在坚守“明年岂无年,心事恐蹉跎。努力尽今夕,少年犹可夸”(《守岁》),我辈生逢盛世,当然要认真咀嚼品味了。

我真正意义上的“抗疫”,开始于大年正月初一(元月25日)。这是农历新年的真正开始,正准备重温王安石老夫子千年前所描绘的“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的喜悦,开始实施“精心谋划”的新年计划,情况却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这天党中央成立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在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领导下开展工作,党中央向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派出指导组,推动有关地方全面加强防控一线工作。至此疫情的防控工作达到了最高等级。恕我浅陋无知,中央政治局春节召开专题会议来研究一项具体工作,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震撼之深自是不言而喻了,相信其他人即使如何见多识广,也会有着同样的感受。

果然,不久就接到老同学兼好友周聪先生打来的电话,除了改除夕晚上的微信祝福为口头祝福外,还特别告诉我,住在楼下的另一老同学兼好友杨岳湘先生已经打道回长。我一听吃惊不小,除夕晚上跟杨先生通话,他还说因岳父岳母在长沙,要陪他们过年再回,正琢磨着好久未见,要好好聚一下,怎么突然已经打道回府了呢?要知道杨先生乃名牌大学博导,获得过多次国家级大奖,在业界有着广泛的影响,是我们的骄傲。特别难得的是,他不仅学问一流,为人更是超一流,待人接物颇有古风,在理工男中尤其少见,在同学朋友们们中口碑特好,大家都想跟他一聚,属于李白《与韩荆州书》中“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一类。因此每次回来几乎就是一次小型的同学会,经常是友朋满座,海阔天空,把酒言欢,不醉难归。而周聪跟他住在一栋共做的小楼,经常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每次都是新闻发布人与活动组织者,年前几天还有详细安排来者,怎么就成为马后炮了呢?立即打电话证实,确实就是如此。原来杨同学除夕那天陪岳父母吃过中餐,就马不停蹄地赶往岳阳家里陪父母过除夕,第二天临出门时回长时才给周聪打电话报告行程,说是情况实在特殊,来去都是负担,所以只能不辞而别了。其实杨同学也是重感情爱热闹的,平时回来也乐于欢聚,但他目光何其敏锐,早就知道了各种厉害,解释虽然通俗,却颇具先见之明,正应了随后兴起的那句有名的俏皮话:“你来我心慌;我去你紧张——暂不来往”。

周聪也是好爽、好客、大胆、霸蛮之人,平时有十八般手艺留客,与好客的孟尝君好有一比,家中平时也是“灶上不断火,路上不断人”的,至少我自成家至今30年来每年过年之后几乎第一次出门就是他家。这次能够任就住在楼下的岳湘同学回去,不仅没有主动联络,还主动取消年前约定的活动,除“玉在山而石润”,深受岳湘的影响之外,也看出了防控形势之峻急,看来窝在家里乃是最为明智守纪的选择了。

尽管我与老妻都是简单之人,现在采购又十分便利,不太喜欢大包小包地堆集,但过年的储备总还是充足一些。加上儿子、儿媳带着孙子到衡阳去了,老父在冷水铺的小妹家长住,老岳父喜欢清静,过惯了单打鼓独划船的生活,又暂时无人情过往,自是衣食无时需之忧。每天除重操旧业,重温自2003年搬离校园以来一度停歇的餐饮手艺,简单做点时不时受到老妻批评的饭菜,扎扎实实体味“知耻而后勇”的古训之外,就是上网、看新闻、读书、写文章、看电视、睡觉,或者室内环游几圈。再也不用迎来送往,更不用“两头黑”(上班时是早上6点30以前出门,晚6点30以后进门)地急急奔走,倒也有条不紊,快然自足,几乎都快忘记应酬为何物了。当然第一关心的还是来自“抗疫”一线的报道,每看疫情数字上扬,就忧心忡忡,而看到“抗疫”勇士的事迹也由衷的感佩,只恨与学医无缘,只好聊以“宅家也是抗疫”自慰,细看、静思,有时也摇摇笔头呐喊一番罢了。

这样过了几日,大概是初五吧,春阳送暖,层霾尽散,天朗气清,小鸟和鸣,凭窗细看院子里的绿化带,抬头仰望楼栋之间一线一线的天空,可以分明感受到春天走近的足音,心中顿生“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之感。还真是“心有灵犀一电通”,恰好住在前边一栋的俊邻陈浩先生打来电话,邀我戴上口罩同游小区边上的王家河。陈先生是我大学师兄,也是我的前同事兼好友,几年前因为妻子的工作与儿子的读书等原因,都到知命之年了,还老当益壮,远调海南,几乎可以上普通公立老师调动的“吉尼斯岳阳、海南大全”了。平时只有寒暑假回来,回来活动也十分单纯,因为此公学养甚高,酷爱看书,除挚友间偶露峥嵘,甚至发一点惊世骇俗之论以外,堪称十分内向,话不投机者,就是“鸡犬相闻”,也可以“老死不相往来”。或许是那边学校太过偏远,工作太过紧张,知交又特别少的缘故吧,此公回来以后的业余时间大都交给了与几位故交“打哈”(扑克中3人打双百分的游戏),再就是近游王家河,效法王维的“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全身心融入自然的怀抱。“抗疫”期间所有娱乐设施全部关闭,所有公众娱乐活动一律取缔,只有非群体性自由活动还未曾明令禁止。此公也许是太过寂寞了,所以想戴上安全设施,冒险体味一下春光与自由。难得此公对我青眼有加,没有像王维那样“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本应欣然应允,但想起一大早在官方媒体之上看到的疫情上涨数据,就悄然提醒了一句。不知是学养带来的政策自觉,还是对于上涨数字的恐惧,对健康与生命的珍视,此公沉吟片刻,就寂然无声了。

到第二天,看到春阳更加灿烂,春姑娘更加殷勤,联系陈浩先生的特殊情况,觉得即使冒险,也要戴好口罩陪他一游。哪知电话打了数次,都无人接听,直到中餐过后他才回话,说是也不敢做无所谓逆行,呆在床睡觉过头了,等形势缓解再说。又过了几天,他发信息说,已经举家悄然回到了海南,正在政府集中安排的宾馆中隔离15天,过年唯一的一次近处直面春景的计划也就此搁浅了。

中间也服从组织的安排,于校内与小区各值了2天班。既深深感受了各级政府与组织的高度重视,精密安排,周到服务,也感受了各方面的通力配合,众志成城,心中在紧张之余又多了几分欣慰与自信。特别是看到进入2月中下旬以来,疫情涨势日渐回落,治愈数目大幅攀升,深感国力之强大,国民之伟力。坚信有了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我们一定有足够的力量战胜疫情,克服一切的艰难险阻,任何的灾祸都不可能阻止中华民族迈向伟大复兴的脚步。

既然春天已经来临,春光就会无处不在。即使宅在家中,连通我们的也是泱泱华夏,浩浩神州。

【篇五】

早春二月的湘北,寒风依然凛冽,在岳阳火车站, “爱心驿站”的志愿者们,为“防疫防控”在这里坚守许多天了。

疫情肆虐,人人自危,谁都知道居家隔离的好处,但生活的残酷和病毒一样可怕,许多人不得不面对现实。返工大潮已开启,因打工、探亲、上学、回家等各种原因滞留在火车站的人每天都有,有的长达十多天。谁不想吃好喝好?谁不想住宾馆酒店?因为没钱,他们只能选择在火车站栖身。

“爱心驿站”的志愿者们,在主要负责人袁子刚的带领下,一台救援车,就是一辆不折不扣的临时“救济”车,装满了志愿者们捐赠的衣物和食品。遇到来自疫区,或者要到疫区去而滞留在火车站的人、可怜的无家可归者,发现他们有关乎生存上的需求,志愿者就会主动接近他们,提供食品和衣物。外出乞讨的流浪汉和捡破烂的人,他们在城市里卑微的活着,之前街头人流量大,还可以捡点废纸、矿泉水瓶、啤酒瓶什么的换点钱吃饭。现在瘟疫当前,路人稀少,家家关门闭户,他们就连翻垃圾桶找到肮脏的食物都难了。到吃饭的时间了,爱心驿站志愿者就为滞留旅客和周边捡食的流浪人员发放食物。志愿者们雪中送炭,常常惹得乞讨者热泪盈眶。

疫情凶险,没有人是金刚之身能保证百毒不侵。袁子刚的两个女儿都是护士,疫情以来战斗在不同城市的一线,春节都没有回家过年。作为父亲,看着出征的医生们抱着和亲人告别的场景,他哭了。他在朋友圈写道:“也许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他们本可以在累了一年后回到亲人身边,做几天无忧无虑的孩子,过一个欢欢喜喜的春节。”两个女儿逆行在一线奋战,他内心的不安和担忧可想而知,但他还是选择了默默支持,并用实际行动,来支援女儿们。

一月27日袁子刚发了一条朋友圈:“接湖南民间联合救灾和长沙群英会通知,第二批采购的50000个口罩及相关物资已到货。岳阳市爱心驿站志愿者协会紧急赶往省城长沙,开会、分配。期待能带回更多物资,帮助到父老乡亲抗击病毒。这批医疗口罩及爱心物资价值100多万,可惜现在正值春节又是病毒肆虐期间,根本组织不到运输车辆,拼命也只能运回其中很少的一部分,所以只能免费提供给最最需要帮助的小部分人群,如战斗在最前沿的医护人员、春节无假必须上班的公安民警、公交司机、门卫保安、加油站工人,还有社区孤寡老人,以及为了生活起早贪黑摆摊设点的小商小贩们。”

接下来的每一天,他都是在协调、指挥,转运、派送中度过,志愿者们一片赤诚,把爱心物资送到岳阳抗击疫情最前沿。经常是一天没吃饭,稍事休息后又连夜为需要的人们送去温暖,忙到半夜三更才各自回家。

面对疫情,他们也知道危险,但不畏惧,因为他们知道这不仅是一场医护人员的战斗,更是一场全民的战斗!一月三十一号袁子刚写道:“上午起床,热水都没喝一杯,紧急赶往长沙。这个点,肚子饿了,在平江服务区泡碗泡面、啃个面包,填填肚子就继续赶路。希望能再次带些医疗物资和爱心物资回来,为岳阳人民抗击疫情尽一点绵薄之力。下午3点各地区机构负责人开会讨论接下来的行动计划,之后一起来到红星水果批发市场,与爱心老板见面,分配、分装爱心物资,没有搬运工就自己上,谁都想为各自的家乡拼尽全力。”后来又补发了一条朋友圈:“连夜将运回的医用口罩及爱心物资进行卸车入库、转运分发。随后志愿者们和市委宣传部章宏平副部长一起,将这批物资发放给了一线医护人员、卫生监督、防疫指挥部、岳阳日报、电视台等单位。大家分工协作、夜以继日,只为全力以赴助力打赢这场防疫阻击战。”

疫情发生以来,他们一共发放了五批救灾物资,先后慰问坚守在一线的医护人员 、定点接待酒店,以及G4、随岳、杭瑞高速城区五个出入口的公安干警、交警、公路执法和防疫检查点、社区等地方,共服务2000多人,每天从上午9点到晚上华灯璀璨,整车物资发放完毕才驱车回家,第二天又继续。袁子刚对每一人说:“我们身后就是我们生活的城市、家园!这里有我们的父母、孩子,亲人和朋友,我们不阻击,病毒很快就会侵占家园,那就让我们挺身而出吧,做一回无惧生死的捍卫者!”

二月十五日,狂风怒号,冰冷的雪花在呼啸声中漫天飞舞。一夜温度骤降,滞留在火车站的人们忍饥挨饿、回不去的湖北籍旅客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绝望中他们迎来了爱心驿站的临时救助,志愿者们不惧病毒肆虐,顶着寒风雨雪纷纷从家里搬来大衣、棉被、煮好的饭菜、买好面包、馒头、方便面、纯净水送来。看着滞留者争抢着穿上大衣,铺好棉絮棉被,看着他们大口地吃着热乎乎的饭菜,添了一碗又一碗,看着他们等不及泡好的方便面吃了一桶又一桶,袁子刚的眼泪一次又一次地在眼眶里打转。他说这根本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做公益、做好事,这就是在救命!是救命啊!!有位等着回疫区的大姐说,这些天是志愿者给了他们活下去的勇气和抗疫必胜的希望。

一位神志不正常的老人,走失后离奇地来到了岳阳。天天睡在火车站售票厅地板上,两天的关怀,老人把袁子刚当了兄弟。费尽周折要到一个电话号码后,袁子刚试着打过去,沟通后才知道老人是一名精神病患者,走失好几天了。非常时期,全家人万分着急,却又无处寻起。得知他还在人世,电话那头说不出的悲喜交加。家人从长沙赶到岳阳来接老人,相见时那场面令人唏嘘不已。

袁子刚多年来热心公益,将爱心帮助当成日常,在办好企业的同时,带领伙伴们一直在志愿者的路上奔跑。这次疫情发生后,他们在岳阳市文明办,团市委的组织部署下,响应市委市政府和市防疫指挥部号召,驻守在火车站进出口卡点上,参与联动,严防疫情扩散。袁子刚把自己家的中巴车开来,一辆车就是一个临时的家。志愿者分成三班,每天24小时不间断,他们没日没夜,只想能帮一个是一个,能给失意的人燃起一点希望就好。他自掏腰包帮许多有经济困难的人回家,对那些回不了家的人,就临时救助。高强度运转,很多人累倒了,但更多人顶了上去。他们在疫情风雨中燃起了燎原的火把,让我们相信,爱心不以山河为远

全民抗疫还在进行中,要打赢这场恶仗,除了英勇的医护人员,还有无数热心人在奉献。他们很普通,普通如沧海一粟。但正是这些默默无闻的社区工作者、志愿者、乡村基层人员、快递小哥、物业等,是他们付出了全部的勇气和善意,为我们筑起了第一道防线。他们只有一只普通的口罩,或坚守岗位,或心怀慈悲,用并不强大的力量守护着我们。那些冲锋上阵的医护工作者,是我们每个人的“救命恩人”。而那些为守护城池闪闪发光的普通人,他们无声无息地给予、付出,一样令我们泪水盈盈。

这场疫情带来的苦难,已深深烙在我们民族的记忆里,有强大的国,相信狙击新冠肺炎一定能成功。愿我们记住有过的煎熬和感动,愿我们记住每一位在这次战疫中付出善意的普通人,然后告诉他们:因为有你,人间值得!

【篇六】

腊八就是年,微信群里热闹起来了。“春节我要休探亲假,回去好好陪一下姥姥和父母”,老家在东北铁岭的小魏姑娘快言快语;从河南来的小伙子双龙则不好意思地说道,“家里人又催我回家过年办结婚酒啦”;小鲜肉烜哥则表示“只想趁春节出去玩几天”大家都在计划着春节的活动。

这是一个60余人的同学群,都是近几年毕业于公安部属院校的“90后”,也都是株洲警队的一员。因工作之缘,我结识了这群俊男靓女,平时和他们一起畅聊生活,一起助学帮困,妻子都笑我这个油腻中年人“和他们年轻人在一起,越来越有活力了”。

年越来越近,可喜庆的气氛却没有如期而至。一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突如其来,湖北告急!武汉告急!1月23日,湖南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吹响疫情防控阻击战的“集结号”。

一天,二天确诊病例的数量开始上升,疫情形势变得紧张。

“叮咚”大年初一晚上,微信群里发了一条微博信息。打开一看,“婚礼可以延期,生命不能重来!老婆,请原谅我这一次食言。”发信息的是双龙。他不是早就请好年假,带着未婚妻回河南完婚去了吗?一番细读,原来身为派出所副所长的他看到疫情紧急,主动放弃回家举办婚礼的计划,从大年三十开始,带队在一线开展疫情排查。

面对双龙的“失约行为”,未婚妻没有责怪,反而叮嘱他“保护好自己,我等你!”这一大包“狗粮”撒来,群里一下子炸开了锅,大家纷纷向双龙竖起了大拇指。一波关于疫情形势和防控工作的讨论也在群里展开。

“小魏在忙啥?”我发了一条微信。今年是小魏入警的第4年,年前听说,她主动要求值除夕至大年初二的班,计划初三回铁岭。“我自愿取消休假,与战友们一同抗击疫情。”小魏回了我一句,也向分局领导发了一条这样的短信。

小魏是分局的宣传专干,过年这几天,她一直没闲着,忙着编稿发稿。见疫情紧急,她默默地退了机票,奔波在一线,拍照、采访、写稿,发出了一篇又一篇抗击疫情的信息。媒体还报道了她的事迹,把她表扬了一下。

抗击疫情的消息一个接一个。“我们刚刚查处一起疫期违规营业案”,干刑警的斌哥告诉我,他们辖区一家网吧违规聚集26人上网,斌哥与卫健部门人员迅速赶至现场,待处置完毕,已是深夜。

家住邵东的斌哥和弟弟都是警察,大年初三是他母亲的生日,兄弟俩本想好好给母亲庆祝一下,可一纸“归队”命令传来。“走吧,生日年年可以过,莫误了你们的工作。”母亲在自己生日的那天,把斌哥兄弟送上了高铁。

派出所民警大海和身为医生的妻子小芳从大年三十起就忙着值班,连母亲初八那天50岁的生日饭都没有在一起吃。

“立即寻找一名疑似密切接触者。”初九那晚,大海接到指令。通过大数据,他们找到了该女子的家,可这名女子矢口否认,“你们说的事我不清楚,我没有和武汉人接触过。”“请不要隐瞒,这既是保护你自己,也是保护他人”做了1个多小时的工作,该女子才承认与一名确诊感染者有过多次密切接触,愿意接受隔离观察。这时已是初十的1点,脱下防护服时,大海才发现,里面的警服早已湿透。

一个又一个的动人故事。这群“90后”,青春又活泼,可能在一些常人眼中他们还有点不谙世事,但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他们没有退缩,毫不畏惧尽管他们戴着口罩,看不清面容,但他们拥有同一种“警色”。“既然选择了警察这一职业,便只顾风雨兼程。能参与到这场战‘疫’,别样的春节,过得很有意义。” 他们这样说。

他们只是警队的一个缩影。自启动一级响应以来,株洲公安紧急部署,全面动员,全力投入。其实,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广大医护工作者、人民警察、社区干部冒着冻雨寒风,在这场没有硝烟但有生死的疫情防控阻击战中豪迈地逆行!

我不由想起了那句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疫情在前,逆行向前!没有哪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我相信,众志成城,定能战出一个春天!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21易贤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