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散文精选 > 游玩白云山

游玩白云山

2021-03-29 16:56:00 关键词: 游玩 白云山

今日无事吃过早饭我们一家决定到白云山游历一番,大家收拾停当带着吃喝从公园南门进入开始徒步登山。可惜的是爱游玩的我天生路痴,走进南门没走多远就丢失了东南西北,天上阴沉沉的,想找个参照物都很困难。后来一想自己是来游玩的,不是研究如何在山上辨别东西南北的。这样一想到渐渐忘记不明方向的困扰,很快陶醉于山清水秀之中。    进南门不久就有一条台阶路,路口立一牌“千尺嶝”,全长台阶有1450米。为了体会登山的乐趣,我们决定拾级而上。沿路树木郁郁葱葱野草丛生,稀稀疏疏几个游客边走边拍照,即使三五成群也是窃窃私语,只有看不见的几只小鸟鸣叫不止,清脆的叫声回荡在山谷里,更显得山中幽静,处于山中很难想象自己正身处国际大都市广州的腹地。大约走一半的路程看到山坡有三个坟墓,同游的老岳父说那是刘永福的墓碑。看着那三座坟墓静静地凸显在山坡之上,想起刘永福的贡献心中不由得肃然起敬,去世一百多年还有人能知道曾经有这么一个人实在不易,而每让人想起都心怀敬意更是罕见。大家赞叹一番继续前行,路上最不知疲倦的要数孩子们,可话也是最多的。离开刘永福墓已经很远很远了,他们还在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我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还是没有满足他们的好奇心,最后不得不用山景叉开话题。    再向上前行就看到其他山峰在树缝中时隐时现,山岭跌宕起伏,各处都是榕树野草,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大自然浓妆淡抹都胜过都市里林立高楼大厦。正当走得腿肚酸软时,山峰一转一个牌坊出现在面前,老岳父告诉我们能仁寺到了。他们都去过能仁寺了,我们一家还没看过,于是一行人陪着我们一家四口来到能仁寺的放生池边,放生池里乌龟特别多,他们在那里观看乌龟,老岳父指着放生池旁边的一块巨石告诉我那上面有刘永福的手迹。我们上前看看,使我想不到的是刘永福的字体刚劲之余不乏秀气外溢,如果看字体感觉刘永福是一个文生武官,而且性格应该很随和。可惜自己对书法一窍不通,只能凭直觉瞎猜而已。由于他们来能仁寺很多次,只有我们夫妇带着女儿到寺中游玩。刚到山门我向旁边的山坳看一眼,正好一阵风刮来,几片树叶随风在半空飘飘荡荡,似落似飞,真个如电影中的仙境。我向山外看去,广州的大厦高可如云,这里却看不到一座,我想在百十年前山上没有公路,这里定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僻静所在,在这里修养,只要心无杂念很快就会天人合一的。    寺中的建筑佛像我没看到奇特所在,因为我不懂建筑和艺术,只是觉得天下寺庙如同一家。今天正好是寺中舍粥之日,所以寺中很热闹,很多人吃过饭和大师合影拍照,大师也是极力配合,真个僧俗同乐,只是我个人看着有些别扭。这时小女儿拍拍自己的小脑袋说:那个和尚头上怎么没有白点呢。我重新看果然如此,看来自己看什么都是走马观花,对事物总是一扫而过,唉,眼睛虽然总是欺骗自己,可是它也是自己认识世界的最好途径。其实被骗的不是我们的眼睛,而是自己的心。    原本要上最高峰摩星岭的,由于有急事,大家不得不改大道乘车回家。对今天的游玩大家都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我也是如此,只是我觉得游玩游的不是风景而是心情,只要自己的心放开了,即使站在画卷前也可游山玩水。只是这一次想体会一下与世隔绝,想不到走到深山还是离不开喧嚣的世界。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21易贤网 版权所有